冯沅君陆侃如与山大文科的先生们

时间:2017-10-27 00:18:08 / 分类:海立方网站导航 / 作者:admin

冯沅君陆侃如与山大文科的先生们

  汪小菲还称:我虽然在台北的生活还算安逸,但是作为我母亲的独子,一个小80后,为了她,也要承担一个男人的责任。

冯沅君陆侃如与山大文科的先生们

李希凡蓝翎高亨刊文《文史哲》引起毛泽东关注将近四十年前,我在济南山东大学数学系求学,那时数学楼毗邻文史楼,与小树林构成一个三角形,但却不在一个水平面上。文史楼的地势偏低,它的南门多数时间关着,因此课间休息时我们遇不到文科生。几乎是正方形的小树林却永远开放,它的西边是文史楼,西南边是数学楼,北边是医院和研究生宿舍楼,东北角是化学楼。化学楼边上还有晶体材料研究所,所长蒋民华是我的台州老乡(临海人),那时就非常著名,1991年他与我的导师潘承洞一起当选中科院院士。

我入学时,便听说了山大有一本叫《文史哲》的杂志,因而那个总是封闭的南门对我来说颇为神秘。不久我又听说,五十年代毛泽东曾表扬过中文系的两位毕业生,也就是“小人物”李希凡和蓝翎,他们敢于挑战反动学术权威、红学家俞平伯。后者是浙江湖州人,清代朴学大师俞樾的曾孙,夫人是著名数学家许宝騄的姐姐。在以“小人物”登上历史舞台之前,李希凡的故事是作为生存挣扎的贫苦少年开始的。

小时候他在北京郊县通州,是一个普通人家六个孩子中的一个,父亲失业患病,13岁时他被送到洋服店当学徒,继而做印刷厂的童工。

20岁时,他寄居在青岛姐姐家,白天接送外甥上下学,晚上给做马克思主义哲学教授的姐夫做笔录。

在这个过程中,李希凡“逐步确立了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同时也由山东大学中文系旁听生成为正式学生。

毕业以后,他进入了中国人民大学哲学研究班……而比他小四岁的大学同班蓝翎来自山东单县,大学毕业后也分配到京城,在北京师范大学工农速成中学做教员。

1954年,两个人的命运发生了戏剧性的转折。

那年春假,百无聊赖的李希凡迎来老同学蓝翎来访,两人聊着聊着,说起《光明日报》上发表的俞平伯关于《红楼梦》研究文章里的观点,都感到了“不对头”,于是乎他们合写了一篇文章,对俞平伯的观点提出了挑战。

“俞平伯先生未能从现实主义原则去探讨《红楼梦》鲜明的反封建倾向,而迷惑于作品的个别章节和作者对某些问题的态度,所以只能得出模棱两可的结论。

”“俞平伯先生不但否认《红楼梦》鲜明的政治倾向性,同时也否认它是一部现实主义作品。

”“俞平伯先生唯心论的观点,在接触到《红楼梦》的传统性问题时表现得更为明显。

”这篇题为《关于〈红楼梦简论〉及其他》的文章先是投寄给《文艺报》,没有被采用,遂改投母校《文史哲》,做学生时李希凡就有文章在该刊发表。

当年九月文章便刊登出来了。

毛泽东主席看到了这篇文章并做了如下批语:“看样子,这个反对在古典文学领域毒害青年三十余年的胡适派资产阶级唯心论的斗争,也许可以开展起来了。

事情是两个‘小人物’做起来的,而‘大人物’往往不注意,并往往加以阻拦,他们同资产阶级作家在唯心论方面讲统一战线,甘心做资产阶级的俘虏……”可以想象,全国各大报刊立刻予以转载,掀起了批判的浪潮。

不过,俞平伯受到的冲击相对比较轻微,两年后他甚至发起昆曲结社,该社试演《牡丹亭》时,周恩来也亲临观赏。

《文史哲》创办于1951年,向来以“扶植小人物,延揽大学者”为己任。

除了因刊登那篇红学论文名噪一时外,还曾盛开古史分期、农民起义和亚细亚生产方式“三朵金花”(加上资本主义萌芽和汉民族形成,史学界有“五朵金花”之说)。

虽然“文革”期间一度停刊,却于1973年复刊。

据称复刊号发行时,征订数高达令人吃惊的72万份。

后来由于纸张供应不足,只好限量发行,实际印刷24万份。


关键字: uj67uhg,gfdgergrg,